新闻中心Position

当前位置:手机棋牌游戏新闻中心园林景观

免费咨询电话:020-66889888
九王坟12株百年古树死亡 市园林绿化局:是干旱

作者:admin  时间:2020-02-19 16:24  人气:

  市级文保单位孚郡王墓 园寝内147棵古树非死即衰 市园林绿化局称是干旱和病虫害致死

  法制晚报讯(记者 崔毅飞)“苍松翠柏和红墙绿瓦交相辉映。”这是1996年出版的《清代王爷坟》的作者冯其利对于九王坟环境的描述,但这样的景象,正日渐凋零。

  近日,有文保志愿者反映,海淀区九王坟多株古树死亡。《法制晚报》记者统计,古树死亡多发生在近些年,全部是官方认定的二级古树,总计达12株之多,其余古树的长势,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衰败。当地村民认为,疏于管理是古树死亡的主要原因。

  孚敬郡王爱新觉罗奕譓(1845年1877年),仅在世33年。因其为道光帝第九子,位于海淀区北安河附近的孚郡王墓,被世人俗称为九王坟。九王坟在1937年被盗,解放后曾改为防空洞,但在北京地区,仍是格局保存相对完整的清代王爷坟,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,1984年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说九王坟保存相对完整,就包含了茔地上的苍松翠柏。1995年出版的《北京郊区古树名木志》记载:九王坟现有古树147株,全部为二级古树,是北京地区知名的古树群。

  九王坟的树以油松和桧柏为主,系修建园寝时人为栽种,以此美化环境。油松分布在碑楼周围,桧柏环绕坟院。以古墓的历史作为参考,树龄都在100多岁。但在近20年里,古墓所在地的生态环境,却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  在碑楼附近,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发现10株死亡的油松。最惨的一株已经折断倒地,树皮全部脱落。其余的死树,虽依然站立,但已没有了树影婆娑和松涛阵阵,只剩一块块树牌还钉在树干上,显示为北京市园林绿化局2007年制。

  除了10株油松,还有两株桧柏,只剩光秃秃的树干。其余存活的古树当中,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长势衰弱,多有枯枝、死杈。曾经傲视苍穹的古树群,离人们渐行渐远。

  记者注意到,古树周围环境脏乱,发现有生活垃圾、建筑垃圾,甚至沦为便溺场所。古香古色的园寝遗址,散发着恶臭与衰败。

  据一位姓吕的村民告诉记者,他是守坟人的后代,也是当地的文物巡查员。回忆过去,园寝周围有水槽,每年都要对古树进行浇灌。但解放后,九王坟被畜牧场占用,水槽多遭到破坏,逐渐疏于管理,周边杂草丛生。加上这几年天旱,古树的长势越来越差。村民告诉法晚记者,大部分古树的死亡,都发生在近些年。

  记者注意到,园林绿化部门,在2007年对九王坟古树进行挂牌,并安装了多个铁叉,对古树进行支撑保护。

  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走访中,很多村民都提到,园林绿化部门曾对古树进行修剪,不知是出于美观还是什么原因,砍伐掉了一些枝干。村民认为存在过度修剪,影响了古树的寿命。确如村民所讲,几乎每一株油松的身上,都存在修剪的痕迹。

  在一位村民的院子里,有一株死亡的油松。村民介绍说,这株油松就是砍得太狠,没两年就死了。他经常自觉浇灌家门口其他的树,不然也早就死了。

  清代园寝学者杨海山回忆,他第一次去九王坟,是上世纪80年代末,当时的古树郁郁葱葱,没有一点衰败的迹象。

 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、森林生态学和森林培育学博士生导师罗菊春介绍,油松和桧柏都是比较耐旱的树种。但连续的天旱,地下水位降低,土壤中的养分不足,古树的生长能力有所衰颓,抵抗力越来越差,甚至产生病虫害,直至最终死亡。古树越来越大,需要的养分也就越来越多,目前的养分显然不能维系古树的存活。园林绿化部门对古树进行修剪,对古树存在伤害,但不是导致古树死亡的主要原因。

  另外垃圾对于古树的伤害也很大,尤其是建筑垃圾,经过雨水的冲刷,石灰水渗入泥土当中,很容易将古树根系烧死,造成其无法吸收养分。之所以油松死得多、而桧柏死得少,是因为桧柏的耐碱性要好于油松。

  古树死亡无法复生,应尽可能保护好存活下来的古树。出现枯枝、死杈是危险的信号,应该对古树进行全面的体检、复壮、环境整治。在天气干旱的情况下,入冬封冻之前进行一次浇水、春季再进行一次浇水,古树的生命力还有希望恢复。

  在2013年,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编印的《古树名木复壮养护技术和保护管理办法》中,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玉和,就目前我国古树长势衰弱的原因进行了分析。

  他认为,从本世纪初以来,对全国古树生长状况的调查结果表明,全国各地由于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,多数古树植株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衰弱,并日趋严重,每年都有部分古树死亡。古树的衰弱甚至死亡,主要来自以下四方面因素:生存环境恶化:水分失衡、土壤氧气不足、土壤营养低、环境污染;生物竞争及危害:植物竞争、病虫害;人为伤害古树严重:建筑工地、违法伤害古树、保护意识单薄;自然灾害。

  1995年出版的《北京郊区古树名木志》就曾指出,“古树保护的监督检查工作差”。

  今天上午,记者致电北京市园林绿化局,野生动植物保护处高级工程师黄三祥回应说,九王坟古树死亡,他已从海淀区了解到相关情况,经核实确定有7棵在档古树死亡。而记者统计的12棵,可能存在2007年普查以前就已死亡,因而未被记录到档案中。他们也请专家进行了鉴定,确定为自然原因,干旱和病虫害导致九王坟古树死亡。

  黄三祥告诉法制晚报记者,这些年海淀区园林绿化部门,一直在做古树的病虫害防治,下了不少力气,采取了打药、熏蒸等方法,但有时能复壮成功,有时未必能救过来。古树也有生老病死,不可能返老还童,他们只能尽力延长其寿命。北京的油松病虫害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他们也在积极采取措施。而就村民提出的修剪过度问题,应该是园林部门对枯枝死杈的清理,这些保护措施都进行过专家论证,并非导致古树死亡的原因。

  就现场环境脏乱的问题,黄三祥透露,海淀区已经向地方政府下达了整治通知书。

  历经生老病死和人为破坏,北京仍幸存下来古树名木四万余株,堪称世界保存古树名木最多的大都会。记者发现,市区、公园、寺庙等地的古树,待遇相对优厚,而郊野一些古树则命途多舛。以下案例来自本报报道:

  房山区万佛堂村,一株300岁的油松(一级古树)被微风吹倒。事发前三年,已有当地民众发现古树存在倾斜,但职能部门并未及时完善支撑保护。

  海淀区苏家坨镇的拆迁村内,两株树龄达到600年的古槐,树根被建筑垃圾掩埋。经本报曝光之后,相关部门予以清理。

  朝阳区东坝乡三岔河村的拆迁现场,留下两株老国槐被建筑垃圾包围,其树龄均超过200年,但并未得到登记保护。

  7月22日正式进入二伏,北京高温蓝色预警继续生效。入夜以虽然有一场降雨,但周二继续高温天。本周,防暑降温依旧是重点。

  7月15日(周一),“花开四季”主题列车将在北京黄土店站首发,将北京市郊铁路怀密线打造成为“第二条开往春天的列车”。

  7月8日(周一)起,北京将执行新一轮机动车尾号限行轮换。具体限行尾号为:星期一4和9,星期二5和0,星期三1和6,星期四2和7,星期五3和8。

  2019年高考6月8日正式结束,6月23日(周日),学生可以通过北京教育考试院查询高考成绩。6月25日至29日,考生进行本科志愿填报。

Copyright © 手机棋牌游戏 版权所有